• 作者:YTO6V 日期:2017-03-09 22:14:00 人气:18767 标签:威海,楼凤
  •   有些时候,人们的思想会很极端反常。郦紫秀习惯了别的男人阿谀奉承,为了引起她的注意,就差没有去广场裸奔**。追求她的那些禽兽,那真是奇思妙想地献殷情。如果突然之间有个男人根本就不刁她,不屑于她的智慧与美貌,视美女如粪土,却是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剑走偏锋,兴许就会以奇招取胜。

      很显然,禹寒就是这个胜利者。

      禹寒的不屑,更是莫名地激起了郦紫秀的傲劲儿,甚至是一股熊熊燃起的征服欲。越是这样,郦紫秀就越有毅力与恒心,这是非常可怕的前兆,禹寒虽然没有回头,但是已经感觉到背后传来阵阵凉飕飕的阴风,让他莫名其妙地有种菊花不保的异样。

      禹寒嘴上叼着烟卷,肆无忌惮地抽着,其它院系的教官看见他后,也没说什么。在他们看来,禹寒敢这么狂,那就肯定有狂的理由,而且在复旦大学里面,还是有很多牛逼人物存在的,没人会闲着去操这份心。

      这一路上,禹寒可是看见了很多美女,心里面感觉美滋滋的,看美女就是养眼啊。与此同时,很多美女也在看他。没办法,像他这样拉风的男人,无论走到哪里,都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。起初还不太习惯被人关注,但是经过秦雯杉和徐宣几个人的熏陶,他已经完全习惯适应了。

      竺依香正跟几个姐妹坐在草坪上聊天歇息,不经意的斜眼一瞟,把她吓了一跳。

      “是他!”竺依香惊呼道,自从上次分别之后,竺依香就一直在苦苦寻找禹寒的踪迹,但是一直都没有结果,让她心里特别失落,以为再也见不到那个神一样的男人了。然而让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,竟然会在这里再次见到禹寒。这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      “谁啊?”身边几个女孩好奇地问道,随着竺依香的目光望去,很自然地看见了禹寒。

      “呦,帅哥啊,你认识他?”有个女孩问道。

      “他就是上次手挡公交车的猛人。”竺依香说着,站起身跑了过去。

      “我靠,真的假的。”一个女孩惊呼道。竺依香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就一直铭记在心,并且给宿舍的几个姐妹都说过,所以她们都对禹寒很向往很崇拜。

      竺依香跑到禹寒身后,出声喊道:“喂,等一下。”

      操场上人多,人声鼎沸,竺依香的这句喊话直接便被淹没在千军万马当中。竺依香见禹寒没听见,没办法了,只能绕到前面拦住他。禹寒正在考虑着待会儿要去哪呢,眼前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孩,而且因为从自己身边绕过,身上的体香也四散开来,闻起来清新淡雅,通体舒泰。

      “是你啊?”禹寒看到竺依香,也是有点意外。

    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也是复旦大学的在校生?”竺依香问道。

      “显而易见,医学院新生禹寒向学姐问好。”禹寒微笑着说道。

      “你叫禹寒。”竺依香说道。

      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禹寒问道。

      “没有,我只是太惊讶了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。”竺依香微笑着说道。

      “这只能说我们有缘分。”禹寒说道,抽了一口烟。

      “能把你电话号码给我吗?”竺依香羞涩地问道。

      “干嘛?”禹寒警惕地问道,似乎是竺依香不怀好意,想要对他轻薄非礼似的。

      这话听在竺依香的耳朵里实在是别扭,真是的,一个女孩主动问一个男孩要电话,这用意难道还不够明显吗?显然是想要创造一个独处的环境,给彼此一个机会,看看有没有机会发展成为恋人。这种事情,一般都是男方主动提出,女方欣然接受。现在的情况是,竺依香主动提出,禹寒却很不上道。

      竺依香从来没有主动向哪个男孩索要过电话号码,这是平生第一次,没有经验,所以很害羞,生怕禹寒拒绝,然后自己颜面尽失。这种心理方面的巨大落差,跟男孩问女孩要电话没有成功是一个道理。结果最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,禹寒拒绝的刚毅果断,不留丝毫的余地,竺依香脸色通红,不敢再跟禹寒对视。

      禹寒也很郁闷,刚赶走一个郦紫秀,又来一个竺依香,长得帅真是罪过啊。禹寒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他也喜欢美女,想找个适合自己的女孩轰轰烈烈地爱一场。但是秦雯杉、郦紫秀和眼前的这个竺依香,禹寒都感觉她们没有那种贴切的真实感。刚才在救助江燕曦的时候,顺便读懂了她的内心,并且在她身上很自然地找到了那种感觉。没错,两人在一起,最重要的就是感觉。江燕曦人长的漂亮,脾气好,朴实,清纯,不孤傲,不物质,需求不多。这些东西在秦雯杉她们身上找不到,而且也不可能找到。

      “上次那件事情,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。”竺依香说道。

      “区区小事何足挂齿,不用谢。”禹寒说道。

      “小事,你要是不救我,我就被车撞死了,这可是救命之恩啊。”竺依香并不赞同禹寒的观点。

      禹寒呵呵笑了笑说道:“那你准备怎么谢我啊,以身相许还是**呢?”

      竺依香听完这话愣住了,没想到禹寒会说出这种大煞风景的话,脸色非常难看。

      禹寒将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,然后很不给面子地说道:“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那就这样吧,拜拜。”

      “......”看着禹寒渐渐远去的背影,竺依香很是无语。

      对于一个美女的主动搭讪,禹寒竟然无动于衷,这种男人真够古怪的,要么是脑子有毛病,要么是女孩不够漂亮,还不能入男孩的法眼。在竺依香看来,禹寒不像是脑子有毛病,而对自己的长相,那绝对是自信十足,所以说,她非常想不通禹寒为什么会这样。难道是裤裆里有杀气,找不到宣泄口?

      竺依香的那几个姐妹也都凑了过来,刚才的情景也都看到了,然后便开始审问。

      “喂,香子,战况如何,貌似很不乐观啊?”一个女孩问道。

      “这混蛋都没把我放在眼里。”竺依香无奈地说道。

      “不是吧,你可是咱们经济学院的系花啊,那货肯定在故意装逼呢。”那个女孩说道。

      竺依香轻叹口气,见禹寒的身影消失在人群当中,便收回目光,心里面从未有过的失落,久久不能释怀。

      

  • “悠然,你准备出门么?是去看泳福建楼凤儿姑娘么?”

      左悠然一看,是左子轩,点点头问道:“子轩哥哥要跟悠然一起去么?”

      左子轩紧抿双唇,面有难色:“悠然,不是哥哥不想去,只是白徵寒每次见到我都怒气冲冲,现在这个时刻,他要好好照顾泳儿,哥哥不想他动怒。再者,泳儿姑娘怕且也不想见到我吧……”

      他去见梁泳儿,只会更加提醒她他拒绝了她的事实,而且此事毕竟也与他的粗心有关,才会让她惨遭毒手。若是她见到他,情绪只怕会更加不稳定……

      左悠然知道左子轩心中顾虑的是什么:“子轩哥哥放心吧,我会好好看着泳儿了,哥哥别操心了,况且这次的意外,并不是哥哥的过错,哥哥不必太过放在心hang zhou jiao you qqqun 上了。”

      他又怎能不放在心上?都是他,才毁了这个好姑娘啊!“悠然,你觉得哥哥是不是应该娶泳儿姑娘为妻,好对此事负责?”

      “哥哥!悠zi bo zhen shi yi ye qing 然知道你已有意中人,既然你喜欢的人不是泳儿,又何必因为责任而娶她,这样的她与你都不会幸福。如果你因此要娶她,恐怕泳儿也不愿意嫁你。”左悠然知道他是个勇于担当的好男儿,可是毕竟这并不是好的解决方法。只是不知白徵寒经过这事是否会嫌弃泳儿,是否还愿意娶泳儿为妻呢?

      “嗯,哥哥懂了,你去吧,替哥哥好好照顾她。”

      左悠然点点头,携着初夏一起去梁府。初夏有着与泳儿类似的遭遇,两人说不定会更加理解对方的心情,希望初夏能够在旁一起劝劝泳儿。

      穿过前院,刚巧遇上白徵寒左手拿着一包药包,右手拿着一个小煲,见到她,微皱的眉头舒展了些许:“悠然,你来了?正巧我要去给泳儿煲药,你去陪她说说话吧。”

      “泳儿这两天好些了么?前两天忙于破案的事情,也没空过来探望她。”左悠然见白徵寒的眉头拧成那样,心里有些暗暗的担心,泳儿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吧?

      “那日你走后,泳儿竟然寻了一尺白绫欲寻死,还好被我撞破了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呐……”白徵寒想起梁泳儿的脑袋挂在白绫上面的场景,还是觉得有一阵说不出的后怕。

      “什么?那她现在如何?”左悠然急急的问。想不到她没来探望泳儿的这些天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……

      “她现在心情平复一些了,至少答应了我不再寻死……”白梨树县哪有一夜情的女人徵寒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那日,我向她求婚,希望她愿意当我的娘子,也被拒绝了……”

      “求婚?”左悠然不由得讶异:“徵寒哥哥你不介意……”

      白徵寒知道她意有所指,轻轻摇头:“泳儿是jing bian xian yi ye qing 一个纯真活泼的女孩,我只想一辈子守护在她身边。”

      这样的气度,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吧?白徵寒是真心疼爱泳儿,竟然连最重视的贞洁,也可以不计较,别说古代了,就连现代人,也没有几个能做得到吧!“徵寒哥哥,我会帮你劝劝泳儿的。”

      左悠然进了房门,只见梁泳儿坐在窗边,左手支着下巴,呆呆的看着天空,一语不发。听到响声,缓缓回头,眼睛里有说不出的哀伤:“悠然,你来了。“

      左悠然看到她这样模样感觉无比心疼,什么时候,天真活泼的泳儿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了?

      “泳儿,”左悠然并步上前,走到梁泳儿身边,“徵寒哥哥说你前两天……”

      “悠然,”梁泳儿对她宽慰一笑,“我不会再干傻事了,不然,我怎么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爹娘。”

      “泳儿……”泳儿经zhao yi xing de liao tian shi 历了那件事以后,仿佛一夜长大了许多。可是这种成长,却教人看着着实心疼。

      “泳儿,听说徵寒哥哥向你求婚,你拒绝了?”

      梁泳儿脸色黯然:“泳儿配不上徵寒哥哥yi ning ONSyue hui ……”

      “徵寒哥哥喜欢你很久了……”左悠然打断她自轻的话,“泳儿,你知道我自从摔下楼梯之后,以前的记忆全没了,可是我宁晋县那里的小姐好看还是看得出,徵寒哥哥他很喜欢你,一直都想守护在你身边,只要你快乐,他就快乐。刚才他跟我说你拒绝他的时候,别提有多伤心了。我问他,‘泳儿现在这样,你不介意吗?’他说,‘我只想一辈子守护在她身边。’泳儿,你若是一点也不喜欢徵寒哥哥,觉得不管怎样都不想跟他在一起,你就狠下心拒绝他,不要留一丝希望给他,否则他将来会更加痛苦。你若是觉得徵寒哥哥是个可以依靠的对象,那就给个机会他跟你慢慢相处,徵寒哥哥,真是个世间少有的好男人啊……”

      “悠然,我知道……”

      “但是,泳儿,若你只是被他感动才跟他在一起,还不如断了他的念头,否则,到时痛苦的不仅仅是他,还有你啊……”

      “悠然,给我点时间吧……”她现在心思混乱,哪里有心情去想这些呢。更何况,徵寒哥哥,在她心中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哥哥,她从来不敢想象,如此优秀的他,竟然会喜欢如此平凡普通、毫无优点的她多时!

      “嗯,此事不急,慢慢来吧。”人的心思,自古以来都是最难捉摸的东西,即便是自己的心思,又有几个人可以摸透?时间久了,泳儿自然会想明白的。“先不说这些了,泳儿,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?”初夏把食盒放在桌上,打开食盒盖子,把里面的食物一一拿出来:凉拌小黄瓜,蒜香排骨口水鸡,烤鸡翅,红烧肉,还有甜点桂花糕,莲子百合糖水等等。初夏才把食物拿出来,肉味飘香溢满了整间屋子,就连才吃完午饭的初夏也不禁咽了咽口水,食指大动。

      梁泳儿轻轻的瞟了一眼一桌的食物,却没有动作,收回了目光,淡淡的说:“悠然,我不饿,不想吃。”

      


  • 关键词:
    一定发官网,澳门百家乐游戏下载网址 澳门百家乐游戏下载网址官网

    徐州市第二中学

    2017年徐州市面向社会认定中小学教师资格的通知
    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80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3-16

    文件下载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